年轻人父母-以及诸多银行以外机构的“消费贷”平台借款

                          武汉解封倒计时

                          另外,還有一位60后表示,自己每個月都會使用花唄,「有時候網購的一些東西,不值得先掏錢來,借用平台付款之後,不滿意退款還不用墊付,十分方便。」她稱。

                          「80后」的本事限於「月光」,「90后」們則勇於暴「負」。推動短期消費貸的年輕人生活到底有多好?

                          為了躲避社會借款催討,易甜甜決定提前回老家「避避風頭」,當她告訴父母自己欠款已達30萬元的時候,父母表示無力承擔,只能賣房還債。賣房仍然需要周期,她的「雪球」在這期間會「滾」到多大,沒人知道。

                          目前,趙曉鴿的花唄額度有15000元,比肩不少白領的額度,且每個月使用的額度大概在10000元。她卻不以為然,表示不少在韓的中國留學生也在使用花唄進行消費。

                          然而,部分沉迷於消費主義的年輕人可能還沒有悟到「借來的遲早要還」。這群年輕的「負」翁是否能承受得住未來還款的壓力,一切還有待考證。業內人士認為,在互聯網消費金融平台記錄未完全納入徵信系統的情況下,多頭借貸等風險也應警惕。下一步需持續完善徵信體系,打通信息鴻溝,多方保障安全。

                          據易甜甜回憶,在去年年初的時候,拿到年終獎的她去韓國自由行。按照計劃,她先是購買了某國際大牌的手提包一隻,此外,還拿下了不少化妝品以及護膚品。享受到消費帶來的快樂以及韓國導購優質服務的同時,易甜甜並沒有停止「買買買」的行為;與之相反,在離開韓國前,她使用了信用卡刷來了又一隻大牌包包。

                          同是「消費貸使用者」,相比易甜甜的情況,常無忌的資產負債表並沒有太糟糕。

                          但是,據他統計,此次出行日本以及消費的費用預算共8萬元。同是旅行消費,不知道常無忌在這次旅行之後是否也會和易甜甜一樣背負起「雪球」。

                          常無忌說,自己的欠款一般長期保持在2萬元左右,比較可控,不過也有不少是長期分期下來的「舊賬」。

                          與前面兩者相比,趙曉鴿的學生身份較為特殊,沒有收入能力的她在財務方面全部依靠父母的支持。但是每到月底還款的時候,她會額外找父母要一筆錢來還花唄和信用卡。

                          大消費時代到來,觀念不同了。消費貸快速增長的同時,風險也在累積。

                          今年年初財達證券的統計顯示,中國消費貸存量巨大,風險在逐漸累積。年初短期消費貸存量已達8.4萬億元,信用卡應償總額已經達到了6.6萬億元。

                          「綁在負債」上的人生作為「消費貸」最早一批會員,易甜甜已是諸多平台的超級用戶。她的分期比一般人想象中的還要多,在她密密麻麻的信用卡電子賬單和平台消費提醒中,有不少大額消費的記錄。

                          中國人民銀行數據顯示,個人消費貸款呈現持續快速增長態勢。截至2018年末,全國人均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2.7089萬元,同比增長19.54%。

                          曾經的易甜甜並不是一個揮霍無度的年輕人,她也有自己的積蓄。一次旅行卻成為了她人生消費習慣的轉折點。

                          「在韓國,花唄的使用率還是挺高的。對於我來說,還款手續比較複雜,要靠父母往國內的銀行卡里打錢才能還清。」她表示。

                          答案是信用卡,以及諸多銀行以外機構的「消費貸」平台借款。

                          先別忙着羡慕,下面進入提問環節——已知常無忌並不是「富二代」,除了正式工作外並無別的經濟來源,請問:常無忌出去旅行的錢從何而來?

                          作為最老「90后」中的一員,常無忌的消費能力已經超出了以「80后」為代表的「月光族」,平均月入工資在1.6萬元的他在雙十一和雙十二(總共)創下了5萬多元的成交量,也就是說,這兩個月以來,常無忌入不敷出。

                          「就和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停不下來,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二手包的折價率非常大,易甜甜十分懊惱自己的「衝動消費」。她表示,有時候着急還錢時,不得不借用社會借款,由此產生了巨額負債。

                          此外,她還分期買了一部進口車。現在,易甜甜已經到了必須靠賣二手包和親友接濟來維持的境地,平常月薪並不算低的她,還在網上接了替人翻譯的兼職。

                          作者: 袁子懿2019年即將步入尾聲,在很多人忙於歲末年初的雜務之時,在上海工作的常無忌(化名)剛剛請好年假:他準備奔赴日本,度過長達10天的「聖誕旅行」。

                          記者也採訪多位「60后」、「70后」,平均每3人之中有1位持續使用信用卡、花唄等進行日常消費。「我是為了兌換獎品,我都按時還而且積分能換東西,到目前為止我已經換了多張超市卡。還有一些信用卡有特別屬性,比如說去某些餐廳就餐可以打折,或買機票有折扣等。」一位使用信用卡多年的卡友介紹道。

                          消費貸的蓬勃發展,彌補了城鄉之間、發達與偏遠地區之間的金融服務差距,是普惠金融穩步發展的表現。中國人民銀行在10月末發佈了《中國普惠金融指標分析報告(2018年)》。報告指出,獲得過借款的成年人比例與上年基本持平,在銀行以外的機構、平台獲得過借款的成年人比例城鄉差距較小。

                          消費觀念不同了。在消費貸快速增長的同時,風險也在累積

                          當然,消費貸似乎並不是年輕人的專利。

                          遠走他國卻走不出消費貸如果說上面兩個案例代表了目前80、90后的部分高消費白領,那麼趙曉鴿(化名)則代表不少00后的消費觀。千禧年出生的她已經在韓國生活有兩年半的時間。

                          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前前後後買了十幾隻包,總價值我沒有算過,20萬元不到。」

                          「我們平常去一些韓國的網紅店、便利店都可以使用支付寶,有時候還會有小額折扣,何樂而不為?」

                          又到年關,可謂是幾家歡喜幾家愁。除了忙着用掉「年假票」、風光出行的常無忌,也是為生活奔波、不知歸處的年輕人。

                          但是,60、70后的消費觀仍與年輕人有所不同,並沒有超前消費的概念。舉個例子,上述60后的花唄額度被她修改至1000元。

                          同是白領一族的易甜甜(化名)在近些天經歷着自出生以來最大的人生危機。身在南京的她已經無法繼續維持日常開銷——她這兩年不斷騰挪信用卡、花唄以及參与民間借貸的金額已高達30萬元,目前負債纍纍。除了找親戚好友借錢來填補她製造的無底洞,她還預支了三個月的薪水……眼看難以為繼,她想到了辭職回家,向父母求助。

                          但他似乎並不想因為金錢問題而與日本聖誕季各大商場的折扣和限定款「擦肩而過」。「我還有年終獎。」常無忌一邊盤算着,一邊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這次旅行我等很久了,我專門在雙十一訂的往返日本的頭等艙,價格不算貴,要的就是享受。」他這次的行程主要是東京和箱根,十天的酒店均為超豪華五星酒店,他還提前預訂了位於東京六本木的米其林三星餐廳。

                          他表示,在消費之後一定會制定一個預期表,「一定要打好算盤再行動。如何還、多久還,以及其他平台的借款余量有多少,計算好之後,再進行新一輪的消費。」身為理科生的常無忌充分顯示出了自己理性的一面。

                          這兩年來,趙曉鴿的消費水平持續上升,這與她不斷購入韓國買手店衣服、鞋子等消費品有關。她驕傲地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自己還在某社交網站開設了主頁,大秀韓國生活和她的「購物戰利品」,每天她都會上傳自己當天的服裝穿搭,也收穫了不少關注和點贊,但並沒有將粉絲資源成功「變現」。

                          今日关键词:麦克纳利感染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