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创资讯塑料网-這一切果然出自魏忠賢的「設計」

曝郑爽疑患抑郁症

魏忠賢走到阜城(今河北省阜城縣。南關,孤零零地在一所小旅舍裏過夜。是夜,隔壁房間裏傳出《桂枝兒》小曲,曲中唱道:「勢去時衰,零落如飄草……似這般荒涼也,真個不如死」,那曲,彷彿是專門唱給魏忠賢聽的。魏忠賢知道,大勢已去矣,不僅去了他身體的勢,而且去了他政治的勢。他是一個從沒感覺過恐懼的人,他「去勢」入宮,他陷害忠良,乃至他計劃由侄子魏良卿的兒子繼承皇位,他都沒有感到過恐懼,但此時,領到聖旨的一剎,一陣巨大的恐懼必當襲遍他的全身。這或許是他此生第一次、也是他最後一次感到恐懼。他在房間裏轉了幾圈,把一根繩子甩到房樑上,然後,上弔死了。

入住乾清宮的第一夜,崇禎沒敢入睡,漫漫長夜,成了對他的煎熬。他坐在黑暗中,時刻抵抗着睏意的來襲,同時還要注意黑暗中的任何一絲變化,有風吹過,有燭火晃動,他都不會放過。有太監攜劍而過,他心頭一驚,把太監叫到跟前,讓他把劍送給自己,答應多給賞錢,才把他放走。

假若,崇禎如其父一樣,中了魏忠賢的邪招,在乾清宮上與美女們上演「車輪大戰」,那麼,後面就會有通利藥、紅仙丹緊跟而上,他就在劫難逃。

(「乾清疑雲」之八,題為編者所加,本系列完結。)

崇禎是懷揣麥餅進入乾清宮的,因為張皇后已經提醒他:「勿食宮中食。」宮裏宮外,到處是魏忠賢的人,崇禎就像圍棋裏的一粒白子,落入黑子的圍困中,凶多吉少。用文秉《烈皇小識》中的話說,「以孑身出入於刀鋒劍芒之中」。

魏忠賢死那一年,距離崇禎皇帝在乾清宮昭仁殿揮劍刺死六歲的昭仁公主,奔上景山投繯而死,還剩下整整十七載春秋。

崇禎皇帝乘勝前進,「盡逐忠賢黨,東林諸人復進用」,大明王朝似乎已「撥亂反正」。

魏忠賢出發時,還不忘曾經的排場。在一千名衛兵的護衛下,四十多輛車組成的車隊浩浩蕩蕩出了京城,似乎這不是貶官發配,而是旅遊巡察。崇禎聞聽,拍案而起,下了一道諭旨,命錦衣衛旗校將魏忠賢緝拿回京。

魏忠賢不相信有皇帝不愛女色的,他又祭出新的一招,使用「高科技」手段。他讓乾清宮的小太監手持一支香,躲在複壁內,讓繚繞的香氣挑動崇禎的神經。那不是一般的香,而是加入了春藥的香,名叫:「迷魂香」。即使像崇禎這樣意志堅定的人,也難免聞香心動。崇禎感覺到了這香氣非同一般,就讓太監尋找那香氣的來源,找來找去,才看見複壁內幽火閃爍,找到那名持香的小太監。一問,這一切果然出自魏忠賢的「設計」。崇禎不由發出一聲長嘆:「皇考、皇兄,皆為此誤矣!」

故宮博物院至今藏有崇禎皇帝的一幅行書橫額,上寫:「松風水月」。運筆如行雲流水,瀟灑輕快。

魏忠賢給他送來四名美女,這一招顯然是從鄭貴妃那學來的。但它只在朱常洛的身上生效,到了朱由檢的身上就失了靈,因為朱由檢對女色沒興趣,朱由檢的嚴防死守,與朱常洛的縱情聲色形成了莫大的反差。人常說,有其父必有其子,但時至今日,我們仍要疑問:同為朱姓皇帝,這做人的差距咋就這麼大呢?

終於,崇禎登基兩個多月後,宣布了對「逆惡魏忠賢」及其死黨崔呈秀的處理決定:「本當寸殛,念梓宮在殯,姑置鳳陽。二犯家產,籍沒入官。其濫冒宗戚,俱煙瘴永戍。」不可一世的魏忠賢,被發配到鳳陽祖陵司香,財產全部沒收,家人也一律發配到鳥不拉屎的瘴癘之地。

《易經》上說:「潛龍勿用」,意思是時機不利的時候,龍要潛伏在水裏,不宜有所作為。崇禎此時能做的,就是穩住魏忠賢,以待時機。對於魏忠賢所有要做的事,崇禎都說好。對於滿朝文武頌揚魏忠賢的奏疏,崇禎「且閱且笑」。宮殿似乎還是從前的宮殿,朝廷似乎還是從前的朝廷,這讓魏忠賢放了心,以為這世界上沒人敢動自己的一根汗毛。然而,就在這份寂然無聲中,朝廷的局勢已經悄然改變──在崇禎的暗中鼓勵下,彈劾閹黨賢的奏疏越來越多,甚至有人給他列出了十項「滔天大罪」。面對日益「惡劣」的輿論環境,魏忠賢決定以退為進,向崇禎辭職,想拿皇帝一把。沒想到崇禎說,好吧,你辭職吧。魏忠賢突然傻眼,不知如何是好。

圖:崇禎皇帝除魏忠賢黨一事常被用作影視劇題材/資料圖片

今日关键词:北京失业补助3千